政府补贴成主要收入来源 罗牛山拿啥建287亿赛马项目

作者:http://www.wangjiqua 2019-03-13 20:38阅读:

  自披露“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”项目获得备案证明后,罗牛山股份再也没有公告过项目进展,也闭口不谈项目所用的7600亩土地来源。

  主业渐弱,财务堪忧

  经营不善的食品公司,在进一步被剥离优质资产后,债权、股权反而成了被追捧的对象。这一矛盾显示出上述交易的不同寻常。

  以2017年审计报告为例,其中显示的主营业务中,仅有房地产业务的利润总额高于当年政府补贴。也就是说,政府补贴已经成为公司第二大收入来源。2015年公司所获政府补助更是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。

  文件还显示,罗牛山股份是1993年11月经海南省证券办批准,于1994年6月26日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。1996年12月,公司被海南省确定为上市预选企业。为掩盖上述事实,获准公开发行股票及上市,经公司申请,有关部门于1996年12月为其出具了虚假文件,将罗牛山股份定向募集股份的批复时间调整为1993年3月31日,并调整了总股本和股权结构,使之符合公开发行及上市条件。罗牛山股份在其公开发行、上市申报材料及招股说明书中,隐瞒了股本总额、股权结构定向募集时的实际情况,披露了调整后的罗牛山股份总股本和股权结构,并将公司成立时间提前到1993年10月15日。

  对此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多次向罗牛山股份方面核实。罗牛山股份的工作人员曾在明确拒绝回复记者问题的情况下,质问记者未经核实发稿。公司也曾通过公关人员联系记者,表示董秘张慧正在就医,情况较为复杂,会当面向记者解释相关问题。但截至发稿,上述问题仍旧未获回复,公关人员也没有向记者作任何解释。

  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约8.9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8000万元,当年计入财报的政府补助超过1亿元。刨除政府补助,公司自身业务亏损约2000万元。

  罗牛山集团换得的这笔债权最终无法兑现,折价后卖回给了罗牛山股份,5737亩土地却没有收回。

  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约13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.5亿元,当年计入财报的政府补助超过5500万元。扣非净利润3来年首次转正,但不足3200万元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查阅公司财报并采访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员发现,罗牛山股份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,在政府补贴和财务处理的帮助下,实现了账面上的盈利,但政府补贴和财务处理都难以长久。按罗牛山股份前董事会秘书长胥中钊的说法,猪场关停带来的政府补贴,在明年即将发放完毕。补贴发放完毕之后如何维持账面盈利,是摆在罗牛山股份面前的难题。更不用说建设287.8亿元的赛马项目。

  在此期间,罗牛山股份股价始终维持在高位。

  根据此前记者的调查,7600亩土地中有5737亩是“资产置换”而来。2001年6月,罗牛山股份以持有的海口食品有限公司(下称“食品公司”)约1434万元债权,置换了罗牛山集团前身的海口市国营罗牛山农场拥有的12宗共计约5737亩土地使用权。当时土地尚属于国有资产。

  “置换”疑点

  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约7.3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100万元,当年计入财报的政府补助超过2.1亿元。刨除政府补助,公司自身业务亏损约1.5亿元。

  不得而知的是,这样一笔债权,罗牛山集团为何心甘情愿地以大量优质土地去置换。

  记者未能从罗牛山股份的财报和审计报告中证实这一说法,但可以确定的是,罗牛山股份每年都从政府获得各种补贴,数额较大。

  此前《华夏时报》曾连发两篇报道,质疑上述项目所在的7600亩土地中,有5700多亩是以“资产置换”的名义从公司股东罗牛山集团手中获得,而当时罗牛山集团尚未完成改制,名下土地属于国有资产。对此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多次与罗牛山股份联系,除了强调土地手续齐备,罗牛山股份始终对土地来源避而不谈。

  6月13日,记者再次向罗牛山股份方面发送了采访函,并同时向罗牛山集团和海口市国土资源局发送了采访函,询问项目土地来源问题。截至发稿未获任何回复。

  2018年一季度报中,罗牛山股份调整了对海口农商行股权投资的核算方法,使这一投资的收益数据增长近130倍,拉高了非经常性损益。这一调整使得净利润比营业收入的1.5倍还多。当期扣非净利润则是亏损2700多万,比上年同期减少超过103%。

  此前有媒体质疑上述补助款去向不明,有可能用于非农业项目。且政府补贴不可能永久持续下去,终有断供的一天。罗牛山股份未作回应。

  文件显示,当时定向募集内部职工认购的股份总额,公司对外宣传是2.5%,实际则达到了14.8%,大幅超过了有关规定的上限。

  ■本报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

  相关文件显示,食品公司当时经营状况不佳,这笔债权极有可能成为坏账,因此罗牛山股份急于出手这笔债权。且在转让债权之前,罗牛山股份还“剥离”了食品公司的优质资产,收购了其名下生猪交易市场及其土地使用权、生猪交易拍卖厅。

  而记者最新掌握的材料显示,这笔“置换”交易存在疑点。与此类似的一笔交易曾在当年被监管层认定为虚假转让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最近3年公司原主营业务的畜牧养殖利润不断下滑,从2015年近1.7亿元到2017年的不足3000万元。政府补助也主要来自这一部分业务。畜牧养殖名义上还是公司主业,实际上已经成了公司获取政府补助的通道。

  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罗牛山股份”,000735.SZ)因此前披露的“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”项目获得备案,股价飙升。尽管项目至今没有任何进展,但股价仍在高位徘徊。

  从最近3年的公司年报来看,罗牛山股份的账面盈利主要依靠各项政府补贴。

  上述政府补助名目繁多,占大头的有关停补贴、停产损失补贴、冻猪肉储备补贴和部分递延收益。胥中钊表示,关停补贴和停产损失补贴都和此前猪场因污染而搬迁有关。搬迁带来的补贴分批发放,已经连续发放多年,但明年即将发放完毕。

  同样是在2001年6月,围绕着食品公司还发生了另一件事。相关公告显示,罗牛山股份虚假转让食品公司股权获得投资收益,虚增当年利润,后被证监局处罚。据进一步了解,罗牛山股份自称将持有的食品公司3400多万股的股权一次性转让给海南天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。转让为公司实现投资收益约1776万元。

  胥中钊对罗牛山股份的举报中,还反复提到公司早年间欺诈上市的旧事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查阅当年的公开资料发现,1998年中国证监会曾连发两则处罚文件。

订阅栏
合作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