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小毛发财、该死王小毛、滑稽王小毛 从绍兴到杭州到上海 怎么都

作者:http://www.wangjiqua 2019-04-07 17:09阅读:

“‘王小毛’肯定不是具体指哪个人,而是那时候民间起名字,都是猫啊狗啊的,大家随口用了一个,原本也有可能是‘该死李阿狗’的呢!”徐筱安认为“该死王小毛”可能是杭州话独立发展出来的一句话,和其他周边地区相比,“杭州话跟其他吴语系的方言,还是有差别的。”比如一个上海人,听宁波话苏州话就不怎么费劲,但是听杭州话就略有难度。

最近几天,一句杭州话的讨论让许多杭州人都蒙了:“我从来没听过‘该死王小毛’,莫不是个假的杭州人?”“真”杭州人也争论不休,焦点就在一个“的”字,到底是“该死王小毛”还是“该死的王小毛”?

徐筱安认为,爸爸这么起名字,就是利用了当时“该死王小毛”这个短语的流行,讨巧地占了一个“人设”。“王小毛”一出现,大家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不靠谱的,是要做坏事的,是要心思费尽却弄巧成拙的。

莲花落的“落”字念lào,第一次听说的人都觉得这个名字超级美,但是要是明白这个曲艺的起源,恐怕就少了一些风花雪月的光环了。唐、五代开始,佛教僧人们在化缘时,顺手编了一些小曲子宣传佛教教义,一开始叫“散花乐”。到了宋朝,这一行为在乞讨的乞丐们中也开始流行。《续传灯录》里记载:“一日,闻丐者唱莲花乐。”莲花乐就是莲花落了。莲花的意象与佛教有很多关联,说唱者手执一常青树枝,上缀许多红色纸花,为“莲花”状,摇动助打节拍,故名“莲花落”。正因为这个性质,莲花落的作品自带“警示”效果,故事都有劝人向善的主题。有读者翻出绍兴莲花落的代表性传人倪齐全的《王小毛发财》,即是如此。

《王小毛发财》出自《智擒章如安》系列,这个故事改编自《闹稽山》,它有个更直白的故事主题名字叫《绍兴府捉章如安》。章如安是恶霸,绍兴知府俞志清与他斗智斗勇。倪齐全介绍说:“王小毛在这里是一个船夫,来往于绍兴和东关之间。”绍兴知府在东关(隶属现在的绍兴市上虞区)落难,王小毛把他送到了绍兴,不仅获得了官府的奖赏,绍兴到东关的乌篷船也归王小毛开了。“于是王小毛就发财了。”妥妥的好人啊,一点都不“该死”,倪齐全说,这个故事从清代中期就有了。好几百岁的“王小毛”,失敬失敬。

都市快报(记者 高华荣)

徐筱安这几天可有得忙了,“该死王小毛”一红,老读者们第一个拿出的,就是他爸爸安忠文演绎的小热昏作品《该死王小毛》。作为一种街头说唱艺术,起源于清末民初的小热昏也叫“小锣书”,因为说唱的内容多跟时事有关,为避免麻烦,艺人们就说自己是“热昏了满口胡言”,于是得名“小热昏”。爸爸安忠文过世多年,徐筱安也不记得这个作品到底讲了什么,“我自己是从没唱过,包括这个词,我自己也不讲了,小时候听爸爸跟邻居们对话里还是有的。”

事实上,我们的“王小毛”系列报道见报后(分别详见3月4日A05版和3月6日A06版),不少读者发来了各类资料。我们发现,“王小毛”还真是个人物呢,上海的滑稽戏、杭州的小热昏和绍兴的莲花落等曲艺中,都有过以他为主角的故事。而且,形象还都不一样。

但是,他对爸爸演绎的另一部小热昏《王小毛开店》却很有印象。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,改革开放大潮中,许多人成了个体户,安忠文创作了这样一个故事,主角就叫王小毛。“在文晖路的电台录制的,那是我爸爸第一次用了乐队,一次性录了好几个作品。”其中,就有这部《王小毛开店》,讲王小毛开了家餐馆,短斤缺两、偷税漏税被人投诉后,“倒灶”了

另外,倪齐全觉得“该死王小毛”不太可能是绍兴话流传出去的。首先王小毛只是这个系列故事中的一个小人物,还不是真实人物,是艺术创造出来的。其次倪齐全的“铁证”是:“‘该死的’不是绍兴方言词汇,我们不这么说。”问了问身边的绍兴人,他们表示,他们会说“要死的”。

杭州小热昏里的“王小毛”:一听就知道这个人不靠谱

绍兴莲花落里的“王小毛”: 是个真·老·好人

热门文章
订阅栏
合作联系